当前位置: 首页越光论著理论探究
理论探究
浅析行政法中的比例原则
浏览次数:24572016-02-26

基本案情
    原告王丽萍于2001年9月27日上午借用张军明、王老虎、王书田的小四轮拖拉机,装载31头生猪,准备到开封贸易实业公司所设的收猪点销售。途中遇中牟县交通局工作人员查车,工作人员以没有交纳养路费为由,向张军明、王老虎、王书田送达了《暂扣车辆凭证》,将装生猪的三辆两轮拖斗摘下放在仓寨乡黑寨村村南,驾驶3台小四轮主车离去。卸下的两轮拖斗失去车头支撑后,成45度角倾斜。拖斗内的生猪站立不住,往一侧挤压,当场因挤压受热死亡两头。王丽萍通过仓寨乡党庄村马书杰的帮助才将剩下29的头生猪转移到收猪车上。29头生猪运抵开封时又死亡13头,王丽萍将13头死猪以每头30元的价格卖给了开封市个体工商户刘毅。同年11月22日,王丽萍向县交通局申请赔偿,遭县交通局拒绝,遂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县交通局赔偿生猪死亡损失10500元,交通费损失1700元。原告王丽萍此次销售的生猪,平均每头重110公斤,每公斤价值6.6元。

一、论点提要
    (一)中牟县交通局工作人员的行为是否合理
    本案中某县交通局工作人员以涉案车辆没有交纳养路费为由,暂扣原告王丽萍正在运输生猪途中的拖拉机,如判决书中所述,工作人员准备执行这个决定时都应该知道:在炎热的天气下,运输途中的生猪不宜受到挤压,更不宜在路上久留。只有及时妥善处置后再行扣车,才能保证不因扣车而使该财产遭受损失。然而县交通局工作人员不考虑该财产的安全,甚至在王丽萍请求将生猪运抵目的地后再扣车时也置之不理,把两轮拖斗卸下后就驾主车离去,县交通局工作人员在执行暂扣车辆决定时的这种行政行为不符合合理、适当的要求,是滥用职权。《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54条第1款第2项第5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7条第2款第2项要求具体行政行为既要合法又要合理,行政机关在自由裁量领域合理行使自由裁量权,明显不合理的具体行政行为构成滥用职权。 本案中,每人应交养路费720元,三人合计需交2160元。原告的31头生猪按照贱卖的价格是每公斤6.6元,每头猪按110公斤计算,合计22506元。中牟县交通局工作人员应当采用对当事人权益损害最小的方式实现行政目的,其行为不合理。
    (二)原告王丽萍是否可以要求赔偿
    原告王丽萍因被告中牟县交通局工作人员在执行暂扣车辆决定时实施了不合理、不适当的行政行为,滥用职权,给自己造成了财产损害,致使王丽萍的15头生猪因长时间受热受压而死亡,这个实际损害足以构成请求国家赔偿的理由。因此,王丽萍起诉请求赔偿合法,应当予以支持。

二、本案涉及的法理及相关案例
    (一)合理行政原则
    本案中,中牟县交通局工作人员在执行暂扣车辆决定时实施了不合理、不适当的行政行为,违反合理行政原则。合理行政原则又称为实质性原则,其主要含义是行政措施、决定应当具有合理性,属于实质行政法治的范畴,主要适用于裁量性行政活动。合理行政原则要求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符合公平公正的要求,考虑相关因素,符合法律的立法目的,行政手段与结果之间有适当的比例。从另一方面来看,合理行政原则包含比例原则。合理行政原则能够约束行政机关的自由裁量权,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二)相关案例
    1、中国行政审判指导案例第19号:陈宁诉辽宁省庄河市公安局不予行政赔偿决定案。
原告陈某的丈夫韩某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交通警察在采取各种抢救手段无果的情况下,采用气焊割门方式救人,并采取了安全防范措施。在切割过程中,轿车失火,因火势较大,准备的灭火器材无法扑灭火势。交通警察将韩某从车中救出送往医院,后发现韩某已死亡。事后,陈某向庄河市公安局提出行政赔偿申请,请求庄河市公安局赔偿车辆损失,庄河市公安局认为救助行为合法,不予赔偿。陈某不服,向庄河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2、中国行政审判指导案例第76号:周如倩诉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政府信息公开决定案。
上海市人保局批准组建高评委专家库,后上海市卫生系列高评委办公室从上述专家库中抽取一定比例成员组成高评委,并将名单报人保局备案。周如倩向人保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获取高评委组成人员、评审经过和评审结果的信息。经审查,人保局认为周如倩申请获取的信息一旦公开将危及社会稳定遂作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告知周如倩其要求获取的名单信息,公开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该信息不属于公开的范围;其要求获取的评审经过和评审结果的信息不属于上海市人保局公开职权范围。周如倩不服,诉至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
 三、比例原则解释
    比例原则,就是对行政手段与行政目的之间关系进行衡量,甚至是对两者各自所代表的、相互冲突的利益之间进行权衡,来保证行政行为是合乎比例的、是恰当的。其核心思想是行政主体在实施行政行为时,不但要努力实现行政目标,还应该尽量避免给行政相对人及社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1958年,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在“药房案”的判决中全面确立行政法比例原则。 比例原则有三方面的要求:
    (一)适当性
    适当性也称妥当性,是指行政机关所选择的具体措施和手段应当为法律所必需,结果与措施和手段直接存在着正当性。为达到这一要求,需要行政机关根据具体情况,判断拟采取的措施对达到的结果是否有利和必要。
    (二)必要性
    必要性也称和目的性,是指行政机关行使裁量权所采取的具体措施必需符合法律目的,是实现行政目的所必需的。当法律规定的目的可能比较含糊,就要去行政机关根据立法背景、法律的体系、条文间的关系等因素作出综合判断。
    (三)损害最小
    损害最小也称狭义的比例原则、法益相称原则,是指行政机关在可以采取多种方式实现某一行政目的的情况下,按价值合理的标准去衡量这些措施,目的与手段保持比例,采用对当事人权益损害最小的方式。可罚可不罚则不罚,行政机关能用轻微的方式实现行政目的的,就不能选择使用手段更激烈的方式。

四、比例原则与自由裁量权
    行政自由裁量权,是指“在法律规定的条件下,行政机关根据其合理的判断,决定作为或不作为,以及如何作为的权力”,它以下列情况的出现为前提:第一,在法律没有规定限制条件的情况下,行政机关在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前提下,有权采取必要的措施。第二,法律只规定了模糊的标准,而没有规定明确的范围和方式。第三,法律规定了具体明确的范围和方式,由行政机关根据具体情况选择采用。 自由裁量权给予行政机关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具有自由裁量的权力,若自由裁量的行使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范围,则为一种越权行为。比例原则是行政自由裁量权的有效约束机制,是自由裁量权的标准和范围。比例原则要求行政机关的具体措施、决定、行为应当符合合理行政的原则,规制行政机关合法、合理行政。在实际运行机制中,会出现比例原则的适用与自由裁量权行使之间的冲突,应当用比例原则审查裁量性行政行为的合理性,促使行政主体衡量公共利益与私人利益之间的关系,选择对当事人损害最小的方式实现行政目的,更好发挥比例原则的平衡器作用,充分体现法律的正义性。有学者认为,比例原则应扩大至授益性行政行为,即行政机关在行使给付行政等授益性行政行为时,应在多种可能选择的措施中选择对相对人授益最大的行政行为而为之。笔者赞同这种观点,此种选择与限制性行政行为中的选择本质上无差别,都是通过比较衡量,选择的措施对当事人利益最大化。限制性行政行为中在不得不损害当事人权益的情况下适用对其损害最小方法,另一个方面即对其利益的最大化保护。

五、结论
    比例原则作为行政机关合理行政的保障,有效限制行政主体肆意行使行政权力,最大限度保护公民基本权利,通过利益衡量的方法,协调公共利益与私人利益之间的关系,避免追求行政目的而忽略个人权益,维持法律正义和效益。同时,比例原则规制自由裁量权的行使,要求行政主体在行使自由裁量权时综合考虑,避免滥用权力,整体保护公民权益。

参考文献
[1]王瑶、张志民:《浅析比例原则在我国行政法中的适用及意义》,《知识经济》2013年第16期。
[2]《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3年第3期。
[3]李俊蕙:《浅议行政法比例原则》,《法制与社会》2011年第23期。
[4]郑云慧:《论行政法中的比例原则》,《法制与社会》2012年第11期。
[5]余凌云:《论行政法上的比例原则》,《法学家》2002年第2期。
[6]姜城:《行政法比例原则的价值分析》,《政法学刊》2009年第26卷第6期。
[7]黄学贤:《行政法中的比例原则简论》,《苏州大学学报》2001年第1期。
[8]杨临宏:《行政法中的比例原则研究》,《法制与社会发展(双月刊)》2001年第6期。
[9]黄学贤:《行政法中的比例原则研究》,《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学院学报》2001年第1期。
[10]杨金平:《对行政法比例原则的思考》,《承德民族师专学报》2006年第26卷第1期。
[11]《中国行政审判指导案例》第19号。
[12]《中国行政审判指导案例》第76号。

[1] 李武清等:《王丽萍诉中牟县交通局行政赔偿纠纷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3年第3期。
[2] 李武清等:《王丽萍诉中牟县交通局行政赔偿纠纷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3年第3期。
[3] 李俊蕙:《浅议行政法比例原则》,《法制与社会》2011年第23期。
[4] 崔卓兰:《行政法学》,吉林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扫码关注:"越光律师"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