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越光论著理论探究
理论探究
侦查阶段如何会见
浏览次数:21442015-12-17
    内容摘要:本文是对新刑诉法实施后,在侦查阶段律师如何会见进行的初步思考,提出自己想法。主要讨论了在侦查阶段,律师会见的目的和职责,是指导犯罪嫌疑人基于自愿正确如实陈述事实,这有别于审查起诉阶段与审判阶段;会见的内容,是通过详细、透彻、有针对性讲解法律、司法解释,使犯罪嫌疑人能够在清楚知晓相关法律后果的情况下,基于自愿正确如实供述,以为其接受公正审判奠定基础。此外,由于侦查阶段会见具有特殊性,对于会见时、会见后应注意的,涉及到律师风险与责任三个问题提出自己的想法。
关键词:侦查阶段、会见、指导、口供、辩护律师
    新刑事诉讼法在今年1月1日实施后至今,刑事诉讼程序有了诸多变化,而最大的变化,是体现在侦查阶段。首先是给了一个名分,即律师在刑事案件侦查阶段,是犯罪嫌疑人的辩护人,依法可向侦查机关发表自己的辩护意见;其次是要求律师收集的有关犯罪嫌疑人不在犯罪现场、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属于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证据,应当及时告知侦查阶段,被认为是律师在侦查阶段有部分取证的权利;最后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的权利,即无障碍会见权的确立。而从本人所在地区实践情况来看,除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三类特殊刑事案件之外,其余刑事案件,律师已基本能按刑诉法的规定凭律师执业证、委托书、律师事务所公函三证直接到看守所会见到犯罪嫌疑人,会见没有次数的限制,无需事先征得侦查机关同意,会见无需由侦查人员陪同在场(不被监听)。
    对于侦查阶段的三大改革举措,虽然古话说,名不正则言不顺,但将以前的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被正名为是辩护人,就目前阶段而言,尚是口惠,立法的远虑可能为将来的改革举措奠定观念基础。至于律师在侦查阶段是否具有部分取证权,如何履行这一职责。本人认为,目前刑事案件的侦查阶段,仍旧是侦查机关单方主导的并且是严格保密的程序,收集证据对于律师而言,其障碍更多的不是一个权利问题,而是一个能力与风险的问题。对于三类证据,立法要求辩护律师及时告知侦查机关,应该是侦查机关出于自身办案考虑的要求。而即便辩护律师有能力有条件在侦查阶段收集、提供证据,但在侦查主导的模式下,辩护律师积极收集证据,与侦查机关的收集证据必然会构成冲突,而收集后的及时提供侦查机关,又极有可能引起相反的效果,这与辩护律师的基于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立场从事执业活动职责是相违背的。因此,是否应当收集,收集后是否应当提供,有其复杂性,不是一个简单的条文可予以解决。而最后的一个改革举措,即被奔走呼吁多年的无障碍会见权的基本实现,应当说既有实效,又有基本保障,确实是法治的进步,对于维护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乃至于最终对其的公正审判,有着极为重要的基础性作用。因而,在侦查阶段,作为辩护律师,如何利用好无障碍的会见权,包括会见的目的和职责、会见的内容,会见时及之后应注意的事项,均有待深入思考。
    一、会见的目的和职责----指导犯罪嫌疑人基于自愿正确如实陈述事实。
    新刑诉法实施前,律师在侦查阶段的会见一般均会有侦查人员陪同,而绝大多数陪同的侦查人员均不允许律师向犯罪嫌疑人询问案情。而新刑诉法实施后,侦查人员不再陪同,并且无论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均明确规定了辩护律师可以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案情。但仅仅了解案情,无非是提前从犯罪嫌疑人处知晓或了解相关情况,并非辩护律师会见的目的和职责。辩护律师在会见的目的和职责,关键在于如何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上,了解案情只是提供有效法律帮助的基础。
    侦查阶段的主要任务是调查案情情况、收集证据。在这一阶段中,由于我国法律并没有赋予犯罪嫌疑人沉默权,相反,犯罪嫌疑人被认为嫌疑在身,有义务如实供述相关情况,无论是自认为有罪的事实还是无罪的事实,均应如实供述,当然法律要求的是基于自愿。简而言之,是犯罪嫌疑人自己有义务向侦查机关提供证据(口供)。而律师在侦查阶段的会见的目的和职责,也应针对于此。
    供述是义务,本身并不令人纠结,纠结的“如实”二字。“如实”,文义上,是按照实际情况,具有无比的正确性。但问题在于“实际情况”的判断上,只有无所不知的上帝能准确判断。如果仅按照犯罪嫌疑人自己认为的“实际情况”供述,则作为最直接最赋有效率的口供也就很难存在了。因此,实践中,有时会演变为按照侦查机关所认为的“实际情况”供述。这种供述,有可能确与实际相符,有可能不符。不符的,有可能被发现了,这是冤假错案,有可能没被发现,这是铁案。而按照侦查机关所认为的“实际情况”供述,往往会基于一些措施,而这些措施加入,导致作为强有力证据效力的犯罪嫌疑供述与“实际情况”存在出入,据本人耳闻及被公开报道的案例所知,一般存在以下几种情况:
    (一)、采用暴力或身理、精神折磨,逼取口供。这种方法,一般可被认为是刑讯逼供,是明定非法收集证据。但实践中,赤裸裸单纯采用这种方法比较少。
    (二)、利用职权优势,威胁(要挟)、引诱、骗取甚至忽悠取得口供,即吓、骗、诱、哄四招。此类方法,是实践中多用的手段。如利用自己有权立案侦查其他犯罪的权力,以立案侦查更重的罪行相要挟,要求承认此罪,这是吓;如利用自己有取保候审的权力,利用犯罪嫌疑人急于出来的无论有罪无罪心理,引诱其承认犯罪,这是诱;如利用犯罪嫌疑人对所涉犯罪的法律后果不清楚,又迷信权力,以轻罪马上可放出来为由,取得口供,这是骗;而吓、骗、诱、哄四招一般又会被综合使用。值得重视的是,运用这类方法取得口供,虽然新刑诉法第五十条明文规定,是属于禁止采取的非法收集证据行为。但实践中,侦查机关认为这是侦查谋略或技巧,是取得证据的有效方式,并作为侦查经验被传授的。并且从形式上看,此类方法取得口供也不完全属于强迫取得口供,特别是在引诱、欺骗的情况下。而作为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一般也不会接受以此为由要求排除非法证据的请求,那怕这种方法被查实,理由是不影响供述的真实性。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运用这种方法取得口供,其口供无论是基于胁迫、还是错误认识下的交代,本质上是违背自愿供述原则的,供述的真实性将大打折扣。
    (三)、利用记录口供的权力,而犯罪嫌疑人又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意思及后果,将意味着特定法律含义和后果的语句夹杂在供述中,以便快速、便捷取得口供。这种方法,是实践中最隐蔽,常被人忽视而又普遍影响对犯罪嫌疑人公正审判的方法,是应引起辩护律师的充分注意。这种方法,影响到对犯罪嫌疑人公正审判,是基于以下几点司法现实:
    1、犯罪嫌疑人在侦查阶段签字确认讯问笔录上记载的文字内容,将作为对其定罪量刑的重要依据。
    2、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以其在侦查阶段签字确认讯问笔录上记载的文字内容为准,一般不会再审查事实上其当时原话是如何表达;
    3、讯问笔录上记载的文字内容的含义,以司法机关理解的为准,一般不再考虑犯罪嫌疑人签字后的解释;
    4、讯问笔录是由侦查人员归纳后制作,一旦犯罪嫌疑人签字确认,视为归纳的意思完整、准确,犯罪嫌疑人是如司法机关人员一样明确这些语句的含义。
    这种方法,往往是在犯罪嫌疑人事有牵连的犯罪中发生,将本来应该慎重审查的如共同犯罪故意的形成,当时的主观目的等以口供的形式固定。有些是本来难以成立的犯罪成立,多的则是罪责有轻变重。
    以上三类方法中,第一类方法,坦率的说,辩护律师是无法通过会见加以阻止,最多也是不会被理睬的投诉而已。而如何有效防止第二、第三类方法取得犯罪嫌疑口供,则是辩护律师会见目的和职责所在。即通过会见,指导犯罪嫌疑人基于自愿正确如实陈述事实,以维护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及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
    二、会见的内容------如何指导犯罪嫌疑人基于自愿正确如实陈述事实
    指导犯罪嫌疑人正确供述,不是教犯罪嫌疑人如何供述。刑事诉讼不同于民事诉讼。民事诉讼中,当事人双方陈述不属于证据,其主张的成立,原则上要加以证据证明。而刑事诉讼中,犯罪嫌疑人本身即是证据提供者,其供述即为法定证据,教犯罪嫌疑人如何供述,已有帮助提供伪证的嫌疑。指导,是通过讲解有针对性的法律等,由犯罪嫌疑人自行选择是否供述及如何供述。此外,刑诉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虽规定,犯罪嫌疑人面对侦查人员的提问,有如实回答的义务。但作为辩护律师,基于以有利于犯罪嫌疑人作为立场从事职业活动,无权要求犯罪嫌疑人如实回答。而只能告知其,根据法律规定其有如实回答的义务,当然也有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
    如何指导,对于前述两种不当获取口供的方法,本人认为,可以采用讲解法律、司法解释、案例、实践中做法以及在侦查期间享有的权利、刑事诉讼程序等方法加以指导。
    (一)、根据刑法、司法解释的规定,案例、司法实践的认定,向犯罪嫌疑人讲解其所涉犯罪的构成要件或条件及法律后果,帮助其能有效判断,自己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构成犯罪后可能的法律后果。
    (二)、介绍刑事诉讼的程序,强制措施的条件和期限,特别是取保候审以及判除缓刑、免于处罚等犯罪嫌疑人抱有强烈期望的条件,包括实践中一般会考虑的条件。以帮助犯罪嫌疑人有效判断,自己所涉犯罪是否符合这些条件。
    (三)、告知犯罪嫌疑人诉讼当中享有的权利,特别是犯罪嫌疑人有要求自行书写供述的权利,对侦查人员制作的讯问笔录有核对、补充、改正、附加说明的权利,当然在承认笔录没有错误后应当签名或盖章的义务。
    (四)、指导犯罪嫌疑人认识到刑事案件的严肃性,并非如想象中的随意。指导犯罪嫌疑人认识到自己口供的重要性,其签字确认的口供将作为成为定罪量刑的重要依据,其应当准确知道口供的内容及含义,应当对自己的签字确认行为负责。
    (五)、指导犯罪嫌疑人认识到如实供述的正确含义,是如实供述当时所做、所想、所看到、所意识到,而非之后。如实,是客观、全面的。如实供述,是按照“实际情况”供述,而不是其他证据供述。
    (六)、讲解特定法律术语及其他语句的含义及后果,指导犯罪嫌疑人在清晰知晓这些术语、语句含义的基础上,供述并审核自己的笔录。
    三、会见时及之后应注意的事项
    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的会见,不同于审查起诉阶段和审判阶段。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侦查阶段是犯罪嫌疑人刚被关押不久的时候,作为侦查机关,其证据尚在收集中,可能还未取得犯罪嫌疑口供,其从自己工作立场出发,担心辩护律师的介入会使得取得口供增加麻烦;作为犯罪嫌疑人从心境则是最动荡的时候,如何选择,何去何从,犹豫难决;而作为代为委托人的犯罪嫌疑人家属,是最想了解相关情况,急于想将犯罪嫌疑人“解救”出来的时候。作为辩护律师,在可以不受限制地会见犯罪嫌疑人时,如何定位与侦查机关的关系,如何协调与犯罪嫌疑人及其家属关系,是一个也应充分注意的问题。
    1、君子坦荡荡--------接受委托后,及时向侦查机关呈送手续。
接受委托后,根据新刑诉法三十三条的规定,辩护律师接受委托后,应当及时告知办理案件的侦查机关。当然,这一及时告知的义务,并不是辩护律师会见的前提条件。新刑诉法实施后,本人发现有同行在接受委托、会见后一直未告知承办案件的侦查机关,这种做法是有欠妥当的。接受委托后及时告知侦查机关,至少可表明辩护律师是堂堂正正公开介入诉讼,有礼在先,有助于消除侦查机关不必要的猜忌。此外,新刑诉法实施后,援助范围扩大到了侦查阶段,及时告知,也有助于避免委托律师与援助律师之间的冲突。
    同时,接受委托时,应注意的是,刑诉法规定的代为委托的家属是限定的在监护人、近亲属。因此,在接受委托时,应与犯罪嫌疑人监护人、近亲属签署委托合同及授权委托书,并附亲属关系材料。本来,对这一限定,本人有所不解。但后来发现有其合理性,即预防共同犯罪嫌疑人代为委托,这就有了串供的重大风险与责任,还是应当予以警惕的。
    2、有备无患------提醒犯罪嫌疑人律师无法确保会见不被监听。
    律师会见不被监听是国际惯例,新刑诉法也作了明确的规定。实践中,能公开知道也是不被监听。但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即一旦律师告知犯罪嫌疑人,律师会见不被监听之后,犯罪嫌疑人由于轻信这一规定,而实际上又在被监听,将尚未承认的案件事实承认,或将本未被立案侦查的事实与律师交流,期望获得“指导”。虽然站在国家的立场上,这属于犯罪嫌疑人如实交代,并无危害性。但作为辩护律师,基于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立场从事执业活动的原则,因为自己的会见而令侦查机关掌握的犯罪嫌疑人犯罪的证据,是违背律师的职责的。提供或帮助提供有罪证据不是辩护律师的职责。因此,本人认为,考虑到现实状况,虽然法律明文规定律师会见不被监听,还是应提醒犯罪嫌疑人,作为律师无法确保会见不被监听。使得犯罪嫌疑人能在知道这一可能性后,按自己的意愿与律师交流案情,寻求法律帮助。
    3、有所为,有所不为-------灵活应对家属的要求
    侦查阶段,律师面对首先棘手的问题。即是否向家属交流律师从犯罪嫌疑处了解的案件情况。告知家属相关情况,是否属于泄露国家秘密罪。根据我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九条第六项及公安部《公安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第1条的规定,侦查阶段的案件信息及作为其载体的刑事案卷材料属于国家秘密。并且,是否属于国家秘密有保密局最终确定,甚至可以事后认定。因此,在侦查阶段,律师从犯罪嫌疑人、办案机关处了解到的案件情况应该属于国家秘密,原则上不应该告知犯罪嫌疑人家属。但由于律师是从事服务行业,律师工作内容作为代为委托人的毫不知情,对于相互之间信任关系的维系是有害的。因此,本人认为,案件信息纳入国家秘密范畴,其目的是为有效打击犯罪,侦破案件。只要能预判不可能存在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等妨碍诉讼活动的情况下,还是可以适当与犯罪嫌疑人家属交流相关案情的,相反,这还有助于消除家属对办案机关办案的抵触情绪。
同样,对于律师会见时传递信件。看守所的规定是严禁,这应该成为律师会见的原则。但实践中,由于家属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的信件往来确实要费很长时间,律师在审核信件内容确实与案件无关之后,不存在串供、提示翻供时,可以灵活操作,在会见时出示信件,然后收回,这有时也有助于稳定家属或犯罪嫌疑人情绪。
    四、结语
    律师能在刑事案件侦查阶段无障碍会见,确实是法治的一大进步。但作为辩护律师如何发挥好法律这一机制,是一个有待深入讨论的话题。在侦查阶段会见中,本人认为,辩护律师职责和目的,指导犯罪嫌疑人基于自愿正确如实陈述事实。这一指导,总得思路是通过充分、透彻的法律讲解,使得犯罪嫌疑人在清晰知晓相关后果的情况下,基于自愿作出供述,以为其接受公正审判奠定基础。当然,由于法治的完善不可能一促而就。仅仅基于会见,基于指导,是无法彻底防止虚假供述,指导的作用可想而知是有限的。但这更应该成为实践探索的动力,而不是灰心丧气。权利的加大,意味着责任的加大,在会见时应注意的几项问题,不可能面面俱到,这有待面对新问题时再考虑相应的对策。
扫码关注:"越光律师"公众号